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博白白癜风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5 18:19:50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博白白癜风医院,汉阴白癜风医院,可以治疗白癜风的医院,北京治疗白癜风要多少钱啊,乐亭白癜风医院,局部型白癜风好的治疗方法是什么,天水白癜风医院

  作为一档科学思辩节目,节目现场邀请到了中国科学院院士著名物理学家褚君浩作为总顾问,坐镇评审席。此外,在复赛、决赛中,为了保证更权威的评判及更科学的解读,节目还特地邀请了复旦大学研究生院院长、生命科学学院教授、博士生导师钟扬,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副院长、教授、博士生导师卢大儒,上海市天文学会秘书长、上海天文台著名科普人汤海明,组成科学家评审团,对辩论双方的观点做出更准确的评价。

  北京大学、武汉大学、深圳大学、复旦大学、南开大学、上海交通大学、西安交通大学、华东师范大学八所高校的优秀辩手陆续展开唇枪舌战。人工智能会不会取代人类智能?人类要不要移居其他星球?冷冻头颅延续生命,你接受吗?人类要不要主动寻找外星人?设计基因,对人类是福是祸?人类是进化还是退化?

  很多观众表示,看完节目明显觉得自己的脑回路跟不上选手们的语速……

武汉大学队

  澎湃新闻记者在专访节目总导演王宁时,她说,“这些孩子太不容易了,在录制时我还在挑毛病,但在后期剪辑时才发现他们节奏好快。”

  首期节目中获得“最佳辩手”的武汉大学三辩张琪,目前是武汉大学传播学专业的在读研究生。自称“琪哥”的她属于精力旺盛,每天都超开心的那种人。她自称,学习和辩论之外的生活非常“俗气”——喜欢吃喝也喜欢买买买。谈到辩论给她带来的影响,“耐挫性比从前强很多,对很多观点都会更包容,反而更会从别人的角度思考问题;不好的方面就是需要时刻提醒自己,很多时候话说不明白比说明白了好,这种自我压抑还是挺痛苦的。”

  王宁表示做这档节目的初衷,是希望用科学做辩题,是真正让他们表现出思辨、要有真的论据,而不是辩论技巧。“想要回到辩论的本质。毕竟看热闹和看门道是不一样的。”

  【对话】

  “我们收到了反馈,说节目节奏太快了”

  澎湃新闻:电视上再一次出现辩论节目还是很让人惊喜,这一次又是科学辩论,能谈下策划这档节目的初衷吗?

  王宁:我们之前做的一个节目叫《少年爱迪生》,是针对青少年的科普节目,后来我们就想做一档面向大学生群体的科普节目,大学生喜欢什么样的形式?就想起上世纪80年代国际大专辩论赛曾引起过热潮,现在像《奇葩说》的节目上线后也掀起了思辨的热潮,但科学辩题触及的很少,科普听起来比较严肃和遥远,那把科学用辩论的方式表现出来,节奏快,事例又比较丰富,大家听起来也比较带劲,我们就想到做这样一档节目。

  澎湃新闻:科普辩题相对于社会辩题,接受程度会不那么高,辩论时节奏快,观众可能会脑子跟不上,出于电视节目制作的角度,有没有考虑如何让辩论会更电视化?

  王宁:有,开始是觉得很难,我们用了几种方法来避免你说的这个问题。首先是辩论模式上的改革,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一辩二辩三辩四辩自由辩总结,我们把三辩的总结陈词变成三辩去质询对方所有人,也就是说让三辩提出观众听完之后想问的问题,这样也是为自由辩提前掀起一个小高潮。

中国“雨人”参与节目

  其次,我们放给辩手一个权力,你们在论据的举出上面可以用各种方法,过去辩手只能说,这次深圳大学就请出了中国“雨人”。其实每个学校都有准备,还有视频等等,有的举证可能不那么精彩,我们后期就剪掉了,也有中国“雨人”这样很有说服力的举证出现,所以我们增加了综艺节目的电视手段,让节目更加具有可看性。在开题和破题立论的VCR中,尽量把科学问题和观众的生活有什么关联说清楚,在节目最后也有一个小板块叫“科学家说”,前面的辩论是分正反方,但对这样一个科学问题如何正确认识,我们在30秒钟的VCR中请权威的科学家来说。节目播出后,我们确实也收到了反馈,就是说节目节奏太快了……

  澎湃新闻:是的,尤其三辩质疑那段,选手像计算机操控的一样。是选手本身节奏这样,还是节目组有意识让他们加快?

  王宁:对,他们节奏就是这样,这些孩子很不容易,我在录像的时候还会挑毛病,但剪辑时才发现他们的语速、大脑的反应能力、语言表达节奏很快,后期我们想慢点儿也无能为力了,哈哈。也有观众反馈说,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,但是感觉好厉害的样子!我们在录制时使用了一些真人秀的手段,就是评委小黑屋环节,把评委讨论的过程、观点的分歧全部表现出来,希望增加一些竞技感。

褚君浩院士

  澎湃新闻:选择这三位评审是如何考量的?有没有可能让蒋昌建来客串主持?那或许特别穿越。

  王宁:首先定下来的评委就是褚君浩院士,当时去邀请他,谈了想法,他也很兴奋,同时他也特别好奇,因为他平时很少和大学生接触,对于这些前沿的问题这些年轻人是怎么想的(感到好奇),本来我们就是请他来做总顾问,接触后,院士把自己的时间调整,作为嘉宾全程出现在电视节目里,这也是非常少见的。

评审骆新和雷小雪

  我们也非常希望有逻辑和解析能力比较强的评审,这个人能够兼任主持人的功能,因为我们不想设主持人,场上说话的人太多了,所以我们想到了骆新。他本身也是新闻评论员,阅历能力思考都很强,非常有思辨能力。之后我们需要一位女性角色,这个人要有辩论的实战经验,雷小雪大学时也是辩手,所以我们就这样确定了这三位评审。

  到复赛和决赛的时候,根据辩题增加了两个团,一个是科学团,比如我们辩题涉及基因的时候,我们会请到复旦生命科学院的院长,和其他两人组成科学团。还有一个辩手团,就是全国各个辩论大赛的优秀辩手,他们和三位评委一起,一共是9个人,就是一个升级的评审团,再来共同投票。我们其实挺欢迎蒋昌建老师来,那确实是一代人的记忆,也会给辩手鼓励。

  回归辩论的本质,不要为了辩而辩

  澎湃新闻:之前采访马东,他表示《奇葩说》中很多辩题都是从大数据来的,我们的辩题是如何确定的?

  王宁:我们其实也期待到第二季能够有网络的筛选和提炼,这一季我们主要还是走科学热点,比如人工智能。第一轮会是中科院的科学家来为我们做一些筛选,他们主要是从科学性,还有辩题本身以及它在科学发展中的进程是怎样的(来筛选)。我们要取那种既有一定的争议,同时有相对确定的方向,又能和大家的生活息息相关的辩题。

  第二轮就是褚君浩院士来把关,这当中有很多好玩儿的事儿,他提了很多辩题,但后面都没有通过,比如一次筷子到底是环保还是不环保,四大发明是不是人类历史上的里程碑。从科学家的角度可能会非常有价值,但是我们还要考虑到从媒体的角度,从科普的角度,当时我们还提过方便面能不能吃……我们准备到第二季做和大家生活相关的科学问题,要把生活中碰到的问题用科学来解读。但是第一季还是站在科学本身的角度。

  澎湃新闻:选手中有印象深刻的吗?

  王宁:有三个人。武汉大学的张琪,又好看又聪明伶俐,真的是你的脑路跟不上她的语速。还有一个交大的二辩,当中国“雨人”上场时,交大同学表情都很压抑,都被吓了一跳,这个女孩虽然很沮丧但还是力挽狂澜,我觉得这就表现了辩手镇定的力量,这就是真正的思辨了。其实背好的词,我认为都是有碎片化的准备,只有那次二辩的反应,我真的被打动,那时候(她在)场上是在思辨。

交大二辩临场发挥

  另外,这次比赛有三位马来西亚选手,一位(来自)北大、一位交大、一位复旦,我觉得这不是偶然,在马来西亚的辩论文化非常旺盛,我也问过同学,他说在那边小学就开始辩论了,同时我认为他们都很有个性,国内的大学生一直都忙着讲道理,一直忙着说服别人,很有胜负心,但是马拉西亚选手用的是更温和更多元的方式去打动别人,因为这样,我们希望下一季能够吸引国外大学的学生来参加节目。

  澎湃新闻:张琪说的一句话很有意思,“很多时候话说不明白比说明白了好,这种自我压抑还是挺痛苦的”,看到这句话我想起辩论的本质,你能不能谈谈?

  王宁:我们在做这个比赛的时候,我最强调的就是不要为了辩而辩,辩论一直在大学很流行,随手拿起一个题就能辩,看到孩子们更多关注的是辩论的技巧,有时候真的很诡辩。为什么用科学来做辩题,很多人认为科学是没法辩的,那不就是个事实嘛,我们其实是希望用科学做辩题,是真正让他们表现出思辨,要有真的论据,而不是辩论技巧,这次对他们大学生也是个锻炼。其实你提的特别好,这也是我们想要做这个节目的初衷,想要回到辩论的本质。毕竟看热闹和看门道是不一样的。来源澎湃新闻记者)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文水白癜风医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