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福建白癜风是否传染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5 18:12:41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福建白癜风是否传染,安徽怎么治好白癜风,洞头白癜风医院,山西白癜风初期病因,20年专注造就治疗白癜风康复中药,淄博白癜风遗传吗,幼儿白癜风患者可以喝牛奶吗?

爱新觉罗·溥仪(1908-1911),号宣统,是清朝第十二位君主,入关后的第十任皇帝;也是中国的末代皇帝

1917年6月16日,顶戴花翎的张勋偕同定武军四个统领乘汽车到神武门,又换乘轿子入宫谒见清帝溥仪。在溥仪的记忆中,那一日新授的“太保”陈宝琛与刚进宫不久的梁鼎芬一起来到毓庆宫,不等落座,陈宝琛开口就对溥仪说:“今天皇上不用念书了。有个大臣来给皇上请安,一会奏事处太监会上来请示的。”

“满街跑着祖先”

溥仪对辫帅张勋也有所耳闻,知道他在裕隆太后死后通电吊唁称为“国丧”,还说过“凡我民国官吏莫非大清臣民”的话。溥仪相信张勋是位忠臣,甚至幻想其是曾国藩那样的中兴名臣。等真正见了张勋后,溥仪却有些失望,他回忆说:“我对这位忠臣的相貌多少有点失望,张勋穿了一身纱袍褂,黑红脸,眉毛很重,胖乎乎的。看他的似乎太短的脖子就觉得不理想,如果他没有胡子,倒像御膳房的一个太监。我也注意到他的辫子,的确有一根。”

溥仪与张勋再次见面是半个月之后的7月1日,还是在毓庆宫,陈宝琛、梁鼎芬和朱益藩这三个皇帝老师一起出现,陈宝琛告诉溥仪张勋一早就来了,溥仪问:“他又来请安了?”陈宝琛严肃地回答:“不是请安,是万事俱备,一切妥帖,来拥戴皇上复位听政,大清复辟啦。”

原来在张勋第一次进宫“面圣”后,加快了复辟节奏,6月18日,他通电独立各省,请他们取消独立。6月21日发布通电,要天津撤销总参谋处,以此削弱段祺瑞与徐世昌的政治影响力。6月27日,重量级人物康有为与复辟中坚人物沈曾植、王乃澄秘密进京。前文提过,胡嗣瑗与潘博这两人都是复辟派,而潘博又是康有为的弟子,因为这层关系,张勋还在徐州时,康有为与他有了交往。以“亡国臣民”自居的康有为乔装入京后,被张勋接到南河沿街私宅共商复辟大计,随后,康有为等三人秘密居住在与当年戊戌变法有千丝万缕联系的法源寺。

6月30日,张勋等人秘密入宫,召开会议部署明日复辟大计,下午到江西会馆观戏。那天正好江西会馆新厦落成,梅兰芳被请来登台献唱,张勋观戏直到午夜1时才回府。他没有就寝,而是召集了张镇芳、雷震春、万绳栻、胡嗣瑗、康有为、江朝宗、汤玉麟等人召开了复辟前的最后一次会议。会后张勋下令,天一亮北京城即悬挂龙旗,改民国六年7月1日为宣统九年五月十三日,一切典章礼仪,均恢复清朝旧制。

7月1日天刚拂晓,北京城大街小巷在警察的要求下,挂满了五花八门的龙旗,有的旗面破旧不堪,有的龙画得四不像,有的是长方形,也有的是三角形,甚至还有不少连夜用纸糊出来的龙旗。紧接着,几年没见的清朝袍褂开始出现在街头,不少身穿袍褂的人脑后拖着辫子。溥仪说这些人“好像从祖先画上跑下来的人物,满街跑着祖先”。最机灵的是那些报贩,登载复辟消息的号外售价格外昂贵,到处都能听见报贩叫卖“宣统上谕”的声音:“六个子儿买古董咧!这玩意儿过不了几天就变古董,六个大铜子儿买件古董可不贵咧!”

复辟次日,各大报刊登载了一篇洋洋洒洒的“上谕”,其核心总结有三点:第一、民国不如大清,“党争激成兵祸,天下汹汹,久莫能定”;第二、我大清自有国情在此!“乃国体自改共和以来,纷争无已,迭其干戈,强劫暴敛,贿赂公行”;第三、百姓无不怀念我大清,“据张勋、冯国璋、陆荣廷(冯、陆二人均系捏造)等以国本动摇,人心思旧,合词奏请复辟,以拯生灵”。基于这三点,只有大清重临,光辉灿烂的理想年代才会来临云云,朕顺天理应人心,重临天下,一统江山。

晚年溥仪

京城怪象迭出

未满12周岁的小皇帝溥仪自然写不出如此精彩的“上谕”,据说此谕稿出自万绳栻和胡嗣瑗两人之手,再经康有为审阅修订始发表。“上谕”除了将大清恩德吹捧一番,同时为 “大清帝国”定下几项基本法:1.政体为君主立宪;2.皇家经费照旧,不得丝毫增加;3.亲贵不得干预政事;4.之前与各国签订的条约、付债款各合同,一律继续有效;5.废除民国印花税、刑律;6.赦免政治犯;7.国民是否剃发留辫,全凭个人自由,不再强制。

基调刚定,复辟派内部就闹矛盾了。首先不高兴的是那些王公们,禁止亲贵干政让他们群情激愤,连“淡泊名利”的醇亲王载沣也纠集一群贝勒要找张勋理论,但没什么用。其次是张勋对康有为等人定下的发型自由政策不满,自己就搞了一套针锋相对的怪政策,例如大清选举官员的支配原则:凡前清官僚,自亡国后仍保留发辫且不服官于民国者为上选。有发辫而应民国之聘出山者为次选。没有辫子又为民国官员者,虽有奇才异能,亦屏而不用。

上有政策一出,下面叼飞盘的奴才马上趋之若鹜,京城上下怪象迭出。理发店也不理发了,改售用马尾等材料编织成的假辫子,一时竟洛阳纸贵,被抢购一空。服装店里几年卖不出去的老袍褂现在也“一褂难求”,被急着谋官的遗老遗少们买光,连唱戏的戏服也被当成宝贝,京城上下,气象为之一新。复辟才几天,出入紫禁城的前清大小官员们脑后的发辫竟然都神奇地“长”了出来。看着这长辫垂垂的景象,张勋自然很满意,但很快他就发现不少人用假辫冒充真辫的现象,他迅速想了个鉴别真伪的方法,即“凡垂辫往谒者,必令其侍从脱来者之帽以验之,有冒充者,予以枪毙之刑。故日来此风稍杀矣”。

最高兴的就是那些遗老们,这会儿都成了大清的忠义之士。前清老翰林劳乃宣授法部尚书后,恐人讥其不识法律为何物,乃向琉璃厂购《大清律例》一部,从早到晚,埋头苦读。有一名叫吴笛楼的道士,直接把束着的发髻散了,编成辫子,再剃掉前发,把自己打扮成大清遗民的模样前往谒见张勋谋官。张勋的辫子军中也出现了怪象,这几千名辫子军脑袋后面留着的可都是货真价实的发辫,其中有不愿继续当兵的,干脆把军服一脱武器一扔,改名换姓,凭着一条发辫去求官,张勋也未能辨别,还得意地对左右说:“我说人心不忘故主,今日果应其言。不然,哪里来这许多有辫子的人呢?”说完掀须而笑,乐不可支。

辫子兵在京城横行无忌,这些士兵三五成群,整日游荡于市间,如同土匪。时人天忏生在笔记《复辟之黑幕》中记载了一则小故事,辫子兵买东西不付钱,店家向其索要,辫子兵即以发辫示之:“你不瞧见俺的免票么?”店家听得不知所谓,仍坚持向他讨钱,辫兵立即怒斥:“老子们由徐州到北京,沿途乘火车,乘轮船,吃酒、吃饭,向来不名一钱,全凭这条辫子为免票。你们今天一定同俺们要钱,除非将俺这免票剪下来。”说完摆出要动武的架势,店家惧其威,只能自叹晦气。辫子兵欺压百姓的行径在汪曾武的笔记《劫余私志》中也有载,一次辫子兵拿东西不给钱,还痛殴店家伙计,警察出面干涉,辫子兵不可一世地对警察说:“我等从前在徐州,不过为长江巡阅使部下兵士,赴市买物尚不给钱。今天我家大帅升官晋爵,我等便是王爷的兵丁了。而且小皇帝即位,全是我们功劳,这些开店铺的总须酬谢我们,才是道理。”说毕,扬长而去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河南根治白癜风的仪器